煲汤的时候,人会显得特别温柔

蔺木木 2014-12-12 13:32:00 1615人围观

  记得早些年看过一个美食擂台节目,参赛的有个二十多岁的女选手,一头乌发绾在脑后,斜斜地插着根筷子。年纪虽轻,厨艺却极好,一路过关斩将。
  她善煲汤,常常是对方火急火燎地煸炒炝锅,,她却不紧不慢地炖着汤,时不时舀一勺尝尝味道,一脸从容,显得温柔极了。
  摄像的大哥,估计也是被这画面迷住,镜头经常在她尝汤的时候停留许久。

  进入年末,气温骤降,持续的阴霾、冻雨,让人极想喝碗热汤,或是以热汤为底,下一碗面,咕噜咕噜地吃下去,暖得每个毛孔都打开,微微出起汗。

  想起去年刚来法国的时候,过不到2个月,就迎来了寒冷的日子。
  当时住在学校宿舍,大家办聚餐,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各出一道,就成了五洲大杂烩。
  当大家正埋头苦吃沙拉、牛排、咖喱系食物的时候,一个日本男生端来一锅热腾腾的味增汤,瞬间,就让人有种暖到心的感觉,连带着让那个男生看起来都像个经典的“暖男”。
  那锅汤一下子就被瓜分光了,余味还被大家铭记了许久,往后的几周 ,常常在超市的味增酱旁撞见那晚的饭友。

  觉着东西方做汤,和两边的绘画风格有点类似,西方人煮汤大把大把得搁奶油黄油和洋葱,出来的味道也是浓墨重彩;而东方人的汤,就像那泼墨山水画,色清而味澈,却是意境满满、回味无穷。
  也许是东方胃的缘故,喝起西方人的汤,总是第一口惊艳,第三口寻常,到了第九第十口就已经无法招架,极有名的法国洋葱汤,我从来完不成三份一。
  而玉米胡萝卜块和排骨一炖,豆腐白菜再下一点粉丝一煮,便是我冬日里最好的享受。

  要说中国的汤,半壁江山必须是广东人撑起来的。
  粤人最是懂得怎么吃得养生。鸡鸭鱼肉加上菌菇百草,煲出万花筒般种类繁多的汤,肉香混着草药的回甘,美味还兼具滋补的疗效。
  吃饭时,第一道先上汤,一桌人各盛一碗喝一轮,才上菜。
  这种吃法,一来润胃,二来又能用汤水先填起饱腹感,控制食量,可谓聪明。
  过年回家的广东人,刚踩上飞机,估计家里的汤已经开始熬了。

  而广东人,还能用“煲”的方法,创造出大量甜品。
  刚到广东上学的时候,听到”糖水“,还以为是白糖加水,之后,才明白大有乾坤。
  双皮奶、红豆冰、木瓜银耳、绿豆马蹄、椰汁西米.....这些都是糖水。
  而一所大学门口,一定得有几家糖水店。社团联谊,朋友小聚,情人约会,十有七八都是一起去喝糖水。
  到了晚上,糖水店都是爆满,小小的店里坐不下,外面加了好多张桌椅,老板娘递来一张类似答题卡的纸和一把2B铅笔,转身就去招呼下一波学生。勾勾画画老半天,“吾该”叫了老半天,伙计才注意到你,一溜烟收了纸,过了老半天才端上糖水。

  某次,在湖南读书的朋友来我这玩,看到学校这夜宵糖水铺的情景,大感不解:”天哪这样的夜宵也能吃?“
  在他那里,校园外十里长街,全是烧烤摊。一箱啤酒,烤肉串茄子土豆韭菜,再雷暴雨似的撒上辣椒粉,铺满一整桌,才叫夜宵。
  粤人务实,湘人血性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饮食也正塑着一方人的性情。

  烹饪的精妙,正源于各有风味的食材碰撞在一起时的味蕾反应,而汤,让食材充分融合,再汇上水的润泽,带来的,不仅是舌尖的享受,更是身心的滋养。
  胃虚时,体弱时,受寒时,心累时,喝碗汤,便能宽慰,其余健康的日子里,多喝汤,也是增益良多。
  过年回家看奶奶,老人家定会塞给我们土鸡土鸭,要么就是新鲜的鲢鱼头,要我们拿回家炖汤。
  高三时候学习紧张,老妈隔三差五就炖着老鸽天麻,之后有段时间胃不好,猪肚莲子汤就是家中常备菜。

  家乡有句老话:“汤里都是情,爱喝汤的人多半重情义。“
  细细地熬煮,一点一滴地观察着食材的变化,最终粹出精华汇于一碗,这样的食物定是带着浓浓真诚。又怎么可能不温暖人心。

  难怪煲汤的时候,人会显得特别温柔。
发表评论
用户反馈
客户端